本站介绍
联系我们
加入收藏
今天是:

  没有公告

您现在的位置: 易迈管理学习网 > 管理智慧 > 管理名人 > 智章正文
      ★★★
丁磊
  作者:未知    智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-4-10  【字体:  

 年龄:36岁
出生地:浙江
毕业院校:成都电子科技大学
公司:网易
总部:广东广州

  一个人的生活就像在大海里航船,如果你连自己的目标都不知道在哪里,那么,任何风向对你来说都是不顺的。
  网络少年
  人物背景:
  丁磊:网易公司总经理
  1971年10月生于宁波
  1993年毕业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
  1993--1995、5在宁波市电信局工作
  1995、5--1996、5在Sebyse广州分公司工作
  1997年5月----至今 创办网易

  网易:

  网易公司成立于1997年5月,是国内当今最有影响的互联网公司之一,一直谋求成为中国数字生活与数字商务的起点。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,网易依靠其技术优势连续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创造了若干第一:中国第一家提供中文全文搜索、第一个大容量免费个人主页基地、第一个免费电子贺卡站、第一个虚拟社区,第一次网上新品拍卖,第一个中文个性化服务等等,两次在中国最具权威性的CNNIC网站评比中被评为十佳网站之首,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网站之一。目前,网易已经抛弃门户站点一贯的"大而全"的概念,围绕数字商务进行大胆尝试,目前已拥有一个成熟的数字商务平台和大量网上交易的人群,数字商务初具规模。

  人物自白:

  工程师梦想

  今天有网易这样一个公司,与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分不开的。从小我就非常喜欢无线电,初一我组装了自己的第一台六管收音机,在当时那是一种最复杂的收音机,能接受中波、短波和调频广播。很大程度上,我也受了父亲的影响,认为自己将来最骄傲的职业是能成为一个电子或者电气工程师。读大学时,我就选择了成都电子科技大学。
  上大学时,父母担心计算机的长期辐射对人体会造成伤害,不支持我读计算机,我就选择了通讯专业。但我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理想,认为电子或者与电相关的学科都是我感兴趣的东西,那时286开始在国内出现,我也渐渐认识到,计算机对人类的影响不会只是一种计算或者教学的工具。等到1993年我大学毕业时,我通过阅读一些杂志了解到,计算机联网已经在美国实现。

  难尽其才的苦恼

  毕业后,我回到家乡,在宁波市电信局工作。和我同年分配进去的有16个人,许多都是来自名牌高校,人也非常聪明。很多人都认为,电信局旱涝保收,房子、工资都不错,但对我来说,在那里的两年工作却是非常地辛苦,同时也感受到了一种日益强烈的苦恼:我没有办法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能够在工作岗位上发挥出来。当时我在工作上做了许多创新,但单位制度本身并不很关心每个人的工作好坏和成绩而被接受,而是你的资历长短。这样的工作模式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我始终认为,一个人应该关心自己的成长,在一个岗位上学到些什么,而不是一些别的什么事情。在电信局,我做了许多在同事看来毫无必要的事情,比如写一些小的程序等,他们很不理解,说这东西可以去买,也可以请人来做。电信局许多系统都是基于Uni x的操作系统,也有专人维护,两年里我就研习了大量的Unix系统。
  1995年从电信局出来,我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,他们认为电信局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,而我当时决定去广州,举目无亲,前途渺茫。我去意已定,一心想去南方闯一闯,他们也是无可奈何。当时,外企灵活的制度、奖罚分明、没有官僚习气,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,都是心目中的理想所在。

辗转创业

  在外企工作了一年,我又发现,天天干同样的一件事情,对一个技术工程师来说并没有多少乐趣。而且到1995年,公司上下还没有人能够认识到Internet对于信息工业带来的突变和飞跃,我也又一次萌发了离开那里和别人一起创立一家与Internet相关的公司的念头。在当时我已经可以熟练地使用Internet,而且成为国内最早的一批上网用户。
  离开Sybase也是我的一个重要选择,因为当时我要去的是一家原先并不存在、小得可怜的公司。但我当时非常有信心,相信它将来对国内的Internet会产生影响,也倾注了我满腔的热情。除了投资方外,公司的技术都是我在做。也许是在1996年我还只有技术背景,缺乏足够的商业经验,最后发现这家公司与我当初的许多想法发生背离时,我只能再次选择离开我一手建立起来的公司。撇开管理上的原因之外,我几乎从头到尾目睹了它在中国电信对ISP的巨大挤压下逐渐没落,一年后就变得奄奄一息,无力挽回颓势。1997年5月,我决定创办网易公司。

  网易的本土特色

  与新浪、搜狐相比,网易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它的本土特色。我本人一直在国内长大;搜狐是张朝阳作为一个留学生携风险投资在国内创立的一家公司;新浪网则是从一个软件公司向一个互联网公司的转型,而且通过国际化的运作组成了一个很强的管理层,并在这一过程中引进风险投资。
  网易从我一个人创办起,没有向银行或朋友借一分钱,所有的创业基金都是我当年写软件时积攒下来的,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要做一个中国的Internet公司,所以网易无论是它的取名还是Logo都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。之所以取名网易,"网"是指互联网公司,"易"在【易经】中的解释是生生不息、博大精深,穷尽一切变化;"易"的第二个寓意是当初创立公司的1995年,上网还是很困难,速度很慢,14.4K 9600的Modem满天飞的时候,我们期盼将来有一天上网会变得非常轻松容易。
  走这样一条路,我经历了比别人更多的困难。首先是自身管理经验的缺乏,我不可能一开始就组建一个很大的公司;其次是资金的问题,从未向银行借过一分钱,全凭自己的滚动和积累;其三,在地域上,互联网公司大都聚集在北京和广州,广州有163和网易,上海只有官方站点"上海热线",我现在很自豪的一点就是在广州的"Internet气候"的形成过程中,网易起了相当大的推动作用。

把Hot Mail赶出中国

  在创办网易时,我大胆设想用163这样的一个数字来注册一个域名,因为这样做不仅易记,而且不会像英文字母那样容易混淆、难念。简单打个比方,如果北京电话局当初的域名不叫Public.bta.net.cn ,叫作BJ16 3.com,可能就会变得人尽皆知,而且把城市、拨号上网的号码和公司名称都结合在了一起。很多时候就是这样,最简单的地方却是许多人所想不到的。
  另外,我当时预感到了Hot Mail这样的形式在中国一定会流行,我就开始设想将免费邮件和163、263 这样的数字域名结合起来,推广到中国的每个家庭中去。今天这已成为现实,许许多多的人都在用163.net 、263 .net ,结果是我把Hot Mail赶出了中国。
  不可否认的是,这两方面的发展为网易奠定了最初的的原始资本积累。在网易的经营过程中,我一直在追求民族的特色,每当网易走出新的步子时,有人也许一时间看不出什么调子来。譬如有些人坚持认为,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只须从美国模式 Copy,然后直接转换为中国的模式就可以,但我们从免费个人主页、免费邮箱到内容的建立和电子商务拍卖都大受欢迎,最近的拍卖中10天卖出万130元的金长城电脑,这些都说明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应该办出自己的特色来,才能真正有所作为。

  没人批评才最可怕

  一个人想要实现自己的目标,除了勤奋之外,就是要积极进取和创新,绝对不会有投机取巧的捷径,即使有所谓的" 取巧",在我这里都成了创新。从创业到现在,我每天都在关心新的技术,密切跟踪Internet新的发展,每天工作1 6个小时以上,其中有10个小时是在网上,我的邮箱有数十个,每天都要收到上百封电子邮件。
  当然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,我的特长是在技术方面,管理不是我的强项,我从不讳言这一点。最近网易也培养和引进了一些管理专家,他们在公司都占有很高的股份,当然我是其中最大的股东。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要尽量地放权下去,安心做我的技术总监的角色。我个人非常欣赏施振荣的传奇故事,20年前他创立了Acer , 企业一致持续发展到今天,不同的是,他做的是PC产业,我们从事的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Internet行业,而且我的商业经验只有2年,所以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引进一些国际化的专业人才,实现公司的快速发展。
  网易4月份移居北京,很快建立了一支对公司未来发展充满信心、积极向上的员工队伍,网易没有很多的股东在背后指手划脚,我们致力营造一种开放的企业文化。网易也不存在一些历史积淀或者创业者本身带来的消极因素,在经理层会议上,我也经常受到批评,说我这里或者哪里做得不对,我想别人能批评你,工作才能做得更好,如果某一天他们都不再说你时,那才最可怕。他们跟我在一起工作,从来不会把我看成是公司的老板,而是视为公司中做一部分重要工作中的一员,大家一起为了一个向上的目标而努力。一个人的愿望不应该超过整个公司的愿望。以前我也经常意气用事,有人就批评我,因为公司毕竟是一个商业化运作的组织。
 寻找聪明的钱

  国内对于融资过多片面的宣传也有误导,把创业变成一件包含太多投机行为的过程。对于网易这样并不是借助于风险投资起家的公司来说,我们也一直在学习融资,思考什么样的钱才是网易所需要的。我们希望找到一种聪明的钱,有些人会给你投钱,但他所期望的是你成为一种类似资本家的工具的角色,这样做创业者离其原先的方向会越来越远。
  另外一种搞投资的并不想促进行业的发展,只是关心资本的尽快回收,短浅的目光使得他们急于兑现投资。投资有很多种,一种是对于种子公司的战略帮助意义的,这样的投资应该肯定;一种是多处撒钱,胡乱投资,对于这样的投资要小心;还有的是投一把就撤,而且会附加很多苛刻的条件,比如说他投资100万,就要求被投资企业年底的营运收入达到120万,否则原先他所占有的30%股份就要提高至60%等等,公司就成了一个不断制造钱的工具,天天为这120万而奋斗,并且随时改变公司战略而疲于奔命。
  曾经有一位风险投资商找到我说:丁磊,我看过你的故事,1997年你开发免费邮件后曾到许多电信局游说,他们都看不到这一产品的前景而没有买,你当时要是找到我,我给你投200万美元,你自己去卖这个产品,那你现在一定就是中国的Hot Mail了。不过,现在我也可以给你投钱,但是到年底你的公司的广告收入一定要达到200万美元。我当时跟他说,中国目前的网络市场还没有那么大,而且我不想这200万美元成为我奋斗的动力,我们的目标是希望能抓住机会为中国的互联网做更多的事情,而且短时期内有些事情不一定就会带来利润。
  我告诉他,1997年他如果来找我的话,会是第一个跑开的人,因为在当时这套系统还不赚钱。后来有一天他又遇到我,说他刚向一家公司投了200万美元,今天又把它撤回来了。国内充斥了太多的这种缺乏战略眼光的风险投资商,这样一种环境下,把风险投资当作一个摇篮也非常危险。

  Internet的机会

  从内存、CPU、主机板、整机到软件等,今天国内信息工业很少能处在国际领先的水平,在全球市场的占有率更是低得可怜,但是在Internet上我们有宝贵的机会。我自己很深的一个体会是,我们将Hot Mail赶出了中国。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当然也可作进一步大胆的设想: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将雅虎赶出国内市场?
  中国Internet的勃兴还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和网民的热爱,像中国电信这样的部门还应该进一步降低资费,制定一些倾向性的政策

[1] [2] 下一页


  • 上一篇智章:

  • 下一篇智章:
  • 本文评论
    推荐文章
    阅读排行
       
     
     


    Copyright 2007 易迈管理学习网
    辽ICP备05001647号